<table id="v5ijm"><ruby id="v5ijm"></ruby></table>
  • <track id="v5ijm"></track>
  • <big id="v5ijm"><strike id="v5ijm"><ol id="v5ijm"></ol></strike></big>
  • <acronym id="v5ijm"><strong id="v5ijm"><listing id="v5ijm"></listing></strong></acronym>

    <td id="v5ijm"></td>

    當前位置: 首頁 廬陵悅讀> 白鷺洲> >正文
    地名惶恐泣孤臣
    2023-11-24 09:48 來源: 吉安新聞網—井岡山報

    文/郭志鋒

    千里贛江,如一道飄帶,圍在山水之間。上游的十八道險灘,綿延了二百里。每一條船路過,湍流都能驚鬼動神。

    但蘇東坡偏不信邪。他乘著一葉扁舟,躍過驚濤駭浪,向著一道道險灘,急速沖來……

    其時的蘇東坡,又逢人生跌宕的危機。

    這是1094年仲秋的一天,夕陽西下,一抹晚霞披在蘇東坡的身上。他立于船頭,頭戴靛青斜角方巾,身穿玄色夾袍。雖風塵仆仆,卻目光堅定。

    蘇東坡要去的地方是遙遠的惠州,職務是寧遠節度副使。這一年,整個朝廷濁浪滔天,“新黨”執政,所謂的“元祐”黨人再度受挫。因蘇東坡起草的制誥、詔令“語涉譏訕”“譏斥先朝”,于是由定州知州調任為英州知州,級別下降一級。未及到任,他又被貶到南方任職。數月內,連連遭貶,官階一次比一次低,地點一次比一次偏,最后安置于惠州,竟然“還不得簽書公事”,也就是說失去了個人自由。

    當時的贛江,已是南北相連的交通要道?!妒酚洝吩唬?ldquo;三十三年,發諸嘗逋亡人,贅婿,賈人略取陸梁地,為桂林,象郡,南海,以適遣戌。”又云:“三十四年,適治獄吏不直者,筑長城及南越地。”說的是秦始皇時期,就已經開始選派罪犯流放到嶺南地區,以開墾荒涼,懲罰罪行?!稘h書卷九十五》記載:“元鼎五年秋,衛尉路博德為伏波將軍,出桂陽,下湟水;主爵都尉楊仆為樓船將軍,山豫章,下橫浦;故歸義粵侯二人為戈船,下瀨將軍,出零陵,或下漓水,或抵蒼梧;使馳義侯因巴蜀罪人,發夜郎兵,下牂柯江;咸會番禺。”橫浦即為現在的大余縣梅嶺。著名史學家范文瀾在《中國通史簡編》里指出,從唐朝起,就有這樣一條大通道:從長安出發,經洛陽、開封、商丘,再過徐州、壽縣、丹陽后進入江西九江、南昌;沿贛江而上,至萬安縣、贛州,再棄船登岸,經南康、大余的橫浦關(梅嶺),最終到達嶺南。

    也正因為贛江地理位置重要,按胡銓在《廳壁記》里所說,就是“路當沖要,溯上則喉控交廣,順下則領帶江湖,水陸之險阻,漕運之會通,事至繁也”,流域經濟十分發達,所以朝廷在1071年特批從龍泉(今遂川)縣、泰和縣、贛縣等各地劃數鄉合并到943年設立的萬安鎮,改鎮為縣,設立萬安縣。

    然而,雖說贛江水道“路當沖要”,但是水路十分艱險。從贛縣沿江而下,到萬安縣,需經歷十八個險灘。艄公們口口相傳:“贛江十八灘,個個鬼門關”。而距萬安縣城只有兩公里的黃公灘既是最后一灘,也是最兇險的一灘,不但水流湍急,而且暗礁林立。當地民諺曰:“黃公灘,黃公灘,十船過灘九船翻;黃公灘,閻王灘,船到灘前嚇破膽。”為確保安全過灘,往來客商都得在萬安縣聘請灘師(即引導員),由灘師站在船頭進行指揮,以防船身觸礁或是駛入深潭旋渦。

    蘇東坡是逆流而上,黃公灘反而成了他要過的第一灘??伤]有意識到特別危險。他仰頭望天,或許想到的是不久前離世的妻子。妻子王閏之,人稱“二十七娘”,不但貌美如花,而且溫順賢惠,陪他度過了最艱難的黃州歲月。相伴二十五年的妻子,竟然在他離京前驟然離世,的確令他傷心痛苦?;蛟S想到的還有剛剛故去的太皇太后。這位高太后,欣賞蘇東坡的過人才華,欣賞蘇東坡耿直剛強的性格,曾對他多次給予提拔重用,是蘇東坡名副其實的守護神??墒沁@一切的一切,都隨著太后的離去煙消云散。太后一離去,皇帝馬上變了臉色,居然在蘇東坡離京時勒令不得面呈圣上!多少個夜晚,蘇東坡圍著皇宮,在月光下彷徨,淚流滿面!多少個清晨,他守在皇宮前等待召見,等來的卻是圣上以“本任闕官,迎接人眾”為借口,不予召見的消息……

    想起這些,蘇東坡內心掀起一陣陣巨浪,和著贛江的浪花一起劇烈翻滾。

    船漸漸地靠近了黃公灘,小小船只如同一片樹葉,飄進了洶涌的波浪中,在狼牙交錯的礁石之間起伏、顛簸。隨行的侍妾王朝云、小兒子蘇過望著四周的山巒,都驚恐地瞪大了眼睛。當船只在一個又一個浪峰和浪谷之間搖晃時,一個個都被嚇得尖叫連連,渾身瑟瑟發抖。蘇東坡卻鎮定地站穩腳跟,一手牢牢地抓住船身,一手替兒子抹了抹濺在臉上的江水。又示意讓朝云、蘇過快速進入船艙。自己卻堅持站在艙外,站在灘師的身后。

    抬頭,眺望的是西山上的夕陽;低頭,看見的是贛江中的波浪。蘇東坡有感而發,不禁向著天空大聲地吟道:

    七千里外二毛人,十八灘頭一葉身。

    山憶喜歡勞遠夢,地名惶恐泣孤臣。

    長風送客添帆腹,積雨浮舟減石鱗。

    便合與官充水手,此生何止略知津。

    這首名為《八月七日,初入贛,過惶恐灘》的詩作,前半部略顯凄苦,后半部卻開闊向上,不但表達了蘇東坡此時此刻的心理困境,更顯示了他豪放達觀的性格。

    詩中,不知蘇東坡是為了與上聯“山憶喜歡勞遠夢”的“喜歡”相對偶,還是覺得黃公灘的驚險恰好吻合了自己當下的處境,從而下聯直寫“地名惶恐泣孤臣”。這一改意義非凡,不僅僅濃墨重彩地抒發了他個人的思想心緒,而且順便將令人生畏的黃公灘,一筆改成了“惶恐灘”?;炭譃?,由此走進了中國的地理史和文學史。

    當然,經歷了此關的蘇東坡,即使前方還有十七個險灘等著他去猛沖,但與惶恐灘相比,也是大巫比小巫了。更何況,蘇公向來樂觀豪爽、不畏艱險呢。

    責任編輯:劉臣
    舉報電話:0796-2199795舉報郵箱:jgsdaily@163.com

    井岡山報社主辦 井岡山報社版權所有 本網法律顧問:江西吉泰律師事務所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號:36120190006 贛ICP備19004936號-1

    Copyright ?2003-2019 by jgsdaily.com. 贛ICP備19004936號-1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號:36120190006 贛公網安備 36080202000160號

   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廣告服務 版權申明 電子報入口
    分享到:
    QQ空間 新浪微博 微信 騰訊微博 QQ好友 百度首頁 騰訊朋友 有道云筆記
    疼死了大粗了放不进去视频锡 - 番茄视频app无限观看 - 番茄视频app无线观看
    <table id="v5ijm"><ruby id="v5ijm"></ruby></table>
  • <track id="v5ijm"></track>
  • <big id="v5ijm"><strike id="v5ijm"><ol id="v5ijm"></ol></strike></big>
  • <acronym id="v5ijm"><strong id="v5ijm"><listing id="v5ijm"></listing></strong></acronym>

    <td id="v5ijm"></td>